当前位置: 乾元首页 > 乾元动态 > 媒体报道
    正文
西学培训为东西方文明对话搭建平台
发布时间:2009-4-16    来源:《北大高端培训》第四期

        2006年8月,北京大学在国学培训的基础上开始西学培训,载体是“乾元西学教室”。西学培训旨在系统、客观传授西学体系、学说及其价值,为东西方文明对话搭建交流平台。目前,北大西学培训品牌、品质和品位也和国学培训一样,已成为全国人文教育的“学中翘楚“。

动因:助力中国融入世界

        西学在刚引进时亦称 “ 新学 ” ,与“中学”相对,与当下的“国学热”相比,应与国学相对,泛指西方文化。北大西学培训的动因是社会之亟需,此举凸显北大关注社会的老传统。

        由大变强:要与国际接轨
        发展必须融入世界。改革开放30年,中国发生天翻地覆变化,综合国力增强,开始从国际大国向国际强国迈步。从经济层面说,开放水平提高,利用外资规模扩大,对外贸易增速连续多年保持在20%以上,外贸总额提升至世界第三位。加入世贸后,贸易结构由“数量型”向“效益型”转变,对外开放向更高层次、更广领域推进,与近200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了经济合作。中国要继续发展,必须纳入世界大格局,借鉴外国先进经验,参与全球经济活动。从政治层面说,中国在世界将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,在国际事务中将承担越来越大的责任,中国在世界的话语权逐步加大。中国需要世界,世界也需要中国。作为紧跟时代步伐的北大高端培训,助力中国与国际接轨义不容辞。

        “走出去”需要国际型人才。进入21世纪后,国内企业界个显著特征,就是越来越多的企业渴望“走出去”。他们有的要在全球L-市融资,有的要将产品销往全球.而在走出去过程中许多企业发现,国际化最缺乏的不是资金、技术、市场,首当其冲的制约因素是人才,是具有国际视野、东西方知识兼备的国际型人才。国际型人才需要对西方文化有所了解,这就要加强对人才的西学培训,使国内人才迅速成长为国际型人才。北大继续教育的西学培训是培养国际型人才的最好阵地。有西学教室学员表示,”学西学,只有到北大才放心,只有在北大参加西学培训才能学得更系统和权威”。显然,北大开展西学培训是应发展之需应社会之需。

        和谐文化:需引西学补充
        不同文明之间的借鉴融合是社会不断发展进步的根本。费孝通先生在讲述人类不同文明之、司关系时说:“各美其美,美人之美,美美与共,天下大同。”北大已经开办国学班传承和谐理念,再办西学班正是传承和谐文化的实践。

        国学普世价值重在兼容。国学的核心理念是“和”,和而不同,和而生新。和谐理念具有普世价值,其本身要求博采众长。这一点使得国学内涵博大精深,胸怀犹如大海。国学复兴就是要海纳百川,兼容并包。只有对西方文化精髓引进、吸收和消化,最终将其成为自己文化的一部分,才能使国学不断充实发展,正所谓要“吐故纳新”。“十七大”提出要建设和谐文化,和谐是中华文化发展的必然,也是中华文化的优良传统和发展方向。北大创办西学培训,其行动本身,体现的既是和谐文化精神,也是对和谐文化的最好践行。国学大师汤一介在《国学与二十一世纪》中说:“二十一世纪弘扬国学,一要粘牢根基,二要吸收先进文化。”

        西学自身价值值得借鉴。西学也是全人类文明成果。哲学系教授说,西学并不是一个学术分科,它涵盖了古希腊以来欧洲及美洲大陆国家不断发展完善的哲学、政治、 经济、 法律、 美学、 文学、艺术及自然科学等。特别是欧洲大陆从古希腊开始逐步形成的一套完整、 缜密的思想和知识体系, 对人类文明和社会进步的贡献及影响是巨大、 宽广和深远的。 西学和国学一样, 也是人类文明的灿烂瑰宝,中国走向世界不能只吃老本不创新。北大哲学系教授提醒国人:不管你承不承认,也不管你愿不愿意,西学已进入我们生活的各领域。西方思想和知识已涉猎到中国生活的方方面面,大到共和国、宪法、市场经济、民主、马克思主义、大学等,小到广场、握手、白色婚纱,无论是生活内在层面还是外部环境,西学已时时刻刻在影响着我们。2005年国学培训开始后,社会上的专家学者,甚至是国学班学员都认为北大应该举办西学班,开发北大中西学兼备的优势资源,为中国发展培训国际型人才。这就是开办西学培训的动因。

条件:坚实根底奠定独特地位

        北大西学培训的宗旨是 “ 领会天下大事本质, 探求西方文明源流 ” 。北大西学培训凭借坚实根底,很快奠定了在全国的独特领先地位。

        传统:北大西学是旗帜
        西学前辈奠定了北大坚实、雄厚的西学根底。具有百年历史的北大哲学系,中西两学都是强项,在全国始终是两面旗帜。自新文化运动始,北大学者首开现代中国西学研究。北大三任著名校长严复、蔡元培和胡适都是中西贯通的大师,张颐、汤用彤、张申府、金岳霖、 宗白华、 贺麟、 陈康等大师在西学研究方面也有很高造诣。 他们共同开创了中国西学研究的现代辉煌,奠基了北大西学的坚实、雄厚根底,确立了北大西学在国内的领先地位。

        传播马克思主义1917年1月,陈独秀任北大文科学长,李大钊被聘为北大图书馆主任(1920年7月改任教授)。他们除讲授唯物史观、史学思想史、史学概论等课外,还发起组织马克思主义学说研究会,后又组织共产主义小组,积极筹建中国共产党。

        开启学术自由新风尚:提倡学术自由,破除偶像和对中国传统意识与观念重新评估。1919年,胡适在《新青年》发文“新思潮的根本意义是一种新态度,”陈独秀、李大钊也有同样见解。陈独秀把宗教所尊崇的神佛仙鬼,都称作“无用的骗人的偶像”,李大钊断言:如果不去掉偶像崇拜,必会打倒偶像又重塑偶像。

        五四以后北大对西学研究和传播的影响处于领先地位。五四运动是鸦片战争以后中国人“向西方寻找真理”(毛泽东语)的一个结果。五四运动以后,北大率先扛起西学研究和传播的大旗。

         改进教学和革新教材:随着新文化兴起,北大新的研究领域不断开辟。1915年增设生物学、教育学和社会学等课程。1916年又增设人类学、人种学、美学、言语学、印度哲学等课程。1918年,在本科哲学门研究所和哲学会组织下,举办“最近欧美哲学”、“近世心理学史”讲演,并首创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