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乾元首页 > 列表
    正文
既以为人 慎终如始
发布时间:2016-8-23    发布作者:admin    

         

 

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乾元国学的宗旨里面有一句“返本开新”,所谓知其所来方能知其所往,您与国学的缘起又是怎样的呢?

我年轻时,从高中一直到大学,对传统文化,包括对四书五经这些经典就很感兴趣,觉得其中蕴含的道理值得去细细体味和思考,所以当时除了教科书上涉及到的内容外,自己也在课外阅读了一些,但基本上都是囫囵吞枣不甚了了。后来工作了,一直以来就有这样的一个想法,可以有一个正规的地方,进行一下系统学习,我首先想到了北大,因为人文社科众所周知北大最强,也曾托人打听过,但也并没得出个所以然,算是求学无门。后来恰巧有一次,我看到一篇文章,内容很是吸引我,有深度,我看到是咱们乾元国学的公号发出来的,上面留着电话,就这样按图索骥到这里来了。其实现在各类总裁班、研修班也很多,个人觉得这些班可能倒是不一定认真上学,目的还是为了名利场中的事情,混一下圈子,认识一些人脉什么的,也不能说有什么不好,但我个人不是很喜欢,毕竟我本来就是做投资的,算是名利场中人,长时间身处这样的环境,就想有一个脱离名利的地方,单纯的好好学习一下,后来我也收到了你们给我邮寄的资料,我仔细看过以后,觉得咱们这里是正宗的,是符合我的初衷的,于是我就参加了。

那么您在乾元国学教室经过一年系统性学习之后,对国学又有了什么样的新的认识?

跟过去在认识上的不同还是有的,现在学的东西,甚至包括我们还没学习到的东西,其实在我们过去的学生生涯中,都是有过一些接触的。从小学一直到大学的课程中,经史子集这些传统的经典,或多或少,都有一些涉及,但是与现在最大的不同的是,过去我们学习的方向可能更多的是疏通文字、明白义理,了解这句话的意思,甚至包括古汉语的特殊用法比如通假字,倒装句式等等,现在学习的重点则是文字背后的道理,对其中的思想形成有了一个系统性的认识。带给我最大的收获是对这些经典都有了一种新的,关乎到我们思想乃至生命的认识。当然,文字的疏通也很重要,毕竟文字如果没有疏通,我们也没办法了解文意,但是现在学习的侧重点是背后的思想和道理,甚至上升到思考的方式和方法。我觉得这是最大的差别。

这也引发了我的思考,为什么四书五经这些经典,作为我们中国文化最为根本和根源性的典籍能够流传几千年,其中的生命力和魂究竟在什么地方?对我个人而言,以前看和现在看,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。我想这应该是人生历练的原因,等到了一定年龄,有过一些经历之后,才可能对经典教给我们的道理产生共鸣,没有这些生活的经历或许就无法理解,甚至会忽略。说一个具体的例子,学《论语》,讲到“问孝”的时候,过去我读书也读到过,但是那个时候不理解《论语》中为什么这样去阐述关于“问孝”的问题,问孝有几段,孝的层次也有高有低,从“无违”到“父母唯其疾之忧”再到 “色难”,张学智老师在给我们上课的时候说,对父母孝顺,要尽量做到面对父母的时候,能够“有愉色,有婉容”,“色难”最难做到。后来我结合我个人的经历,想到我自己的父母,不得不感慨确实是这个样子,当我们面对最亲近的人的时候,我们反而会没有耐心,对父母就会经常的发火。就我个人对父母也就是局限在让他们好吃好穿,不缺钱花,让他们有好的物质生活。其实“色难”本意是说要与父母有精神层面的沟通,从内心深处对他们有体谅,有时间的陪伴,要做到“色难”这个高度,确实是不容易的。

 

 

《论语•里仁》里面说“事父母几谏,见志不从,又敬不违,劳而不怨。”也就是说,如果父母做了什么事情不一定对,你可以委婉的去劝解他,如果不听你的意见,也就算了,但是作为子女仍要保持恭谨的心。这句话给我的感触很深,父母的时代与我们生活的时代是不一样的,他们看待问题和理解问题的方式跟我们也不一样,有的时候是有偏差的,但是我们也不能强行的去改变她,因为这么做反而会让他们觉得不快乐,所以只要不是